如何看待白鹿原电视剧版对原著的改编

2020-02-13 14:13:11

白灵死了,被炸死了,死前还在维护的人叫毕政委;白灵死了,被活埋了,活埋她的人也叫毕政委。————————在中国,古往今来,想说实话,难,试图正视过往,难上加难。要说真话,就会伤害到这些年来为了掩埋事实而信口雌黄的丑恶嘴脸们。试图正视过往,就会直接将自己放在了历史既得利益者的对立面。有人会说,原著是一部历史虚无主义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用历史虚无主义来改编历史虚无主义,不是合情合理吗?可是我说,不懂得正视自身历史的人,何以正身,何以正人,何以立长久?有人又说,不过是一部茶余饭后的电视剧而已,和我们的生活有关系吗?我想说,不仅有,而且有大发了。白灵之死的问题,不仅仅是艺术上的悲哀,更是中国人在历史长河中不断铸错的一个缩影。纵观史书,上如达官贵人皇亲国戚,小如你我这般的平民百姓,都不过是不愿说真话也不愿意面对过去的中国人而已。闭关锁国的前朝尸体上还冒着气儿,接下来一百年的发展却并没有让我们脱离“老祖宗”的思维,时至今日,不敢正视历史的人依然占据了社会的主流,还恶毒地卡住了其他人的咽喉。司马迁说了真话,结果被处以宫刑,身心俱损(我从不认为史记的诞生和宫刑有关,司马迁本就是个伟大的人)。彭大帅说了真话,被定性为“反党集团”的首要人物,政治生命一朝尽毁,文革期间含冤去世。梁思成陈占祥说了真话,一个被最高领导人回应:“有一个教授,要把我们从北京城赶出去。”从而再无发声之力;一个在十年浩劫期间无一日不想纵身一跃,一了百了。任志强说了真话,被封杀了,很多人便从阴暗的角落里爬出来,一如蝼蚁般地嘲笑被抓的人,仿佛在说:“他这么有钱还不是被整了,看我多聪明,又活下来了”。你真的活着吗?你分得清生存和生活吗?马克吐温说过一句话:“永远都要说真话,只有这样才不用记住你所说过的任何话。”听起来有些鸡汤,但至少它不是毒。我们的历史太冗长,白鹿原的土也太厚了。到了书末,白嘉轩瞎了,黑娃枪毙了,鹿子霖疯了,然而就结束了吗?白嘉轩依然背着锅盖捂着眼罩苟且残念,白鹿原的生死交替仍如几千年以来生生不息,红卫兵的“风搅雪”一直在中华大地激荡,冤假错案层出不穷,有的白孝文名留青史,更多的鹿兆谦遗臭万年。现在的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说真话和对于有些历史的刻意回避,但希望我们还能想起自己都曾是年少不羁、追求真理的少年啊!

上一篇:如何评价第50届NFL超级碗中场秀表演_2
下一篇:如何理解在全息照相中任何一个小区都包含了原来的整个结构这表明了结构的未分割的整体性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