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Vsinger演唱会将许嵩内田彩等10人列为特邀嘉宾

2020-02-14 06:12:57

一上来我就想喷禾念,你这公司的「定位」到底是什么?你举办『VsingerLive洛天依2017全息演唱会』到底是为了什么?又是请创作型男歌手的,又是请南小鸟的CV的,这是在摊煎饼呢,还是在炖杂烩呢?尴尬到足以让人产生生理反应然后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跑到了天矢禾念想对这个在名义上且实际上也的确运营着多个中国虚拟歌姬的公司一探究竟,没想到它的首页就已经给我答案了。醒目的八个字「跨越次元x虚拟歌手」摆在那里,也就是说,在禾念的运营理念里「跨越次元」>「虚拟歌手」,那么它们做出这等事情来,也就很正常了,没啥好惊讶的。(并不仅仅是时间定得不够好,占VC圈多数的学生党去不到现场,票子卖不干净的原因)但是,另一个有关于中国二次元市场的通病就显现出来了。为何日本的二次元文化可以有如此庞大的产业链,甚至连同人作品都能实现商业化的巨大成功?为何中国的二次元文化一直在探索寻求一个商业化的模式,然而不仅没有赚来三次元的目光,甚至会被二次元自身的群众诟病?从文化的角度切入:日本是把二次元发展成了主流文化,而中国却总是想着把二次元并入主流文化。为什么说是“并入”?是因为在以b站为“中心”发展的二次元文化开始泛化后,一个概念被资本频繁提及并引之为成功的标准——「打破次元壁」。打破不同文化间的壁垒,以连接以交流以沟通,本来应该值得去赞同、支持,可实际运用到中国的二次元文化上却不然。因为中国的二次元文化作为一个亚文化,即使在现今中国的时代背景下已然泛化,有了较大的影响力,比其未泛化前更容易被接受,但它仍是亚文化,未成为主流。它的深度因不断涌现的二次元作品在加强,广度因泛化而扩张,而高度(话语权)却因亚文化的属性而一直欠缺着。它因有着异于主流文化的另一种价值观念,包含着对于主流文化的消极反应(如反抗、逃避等),所以在其不断地通过媒介与主流的接触中,不仅被打下了刻板印象更是被误解被污名被加深了歧视。一个是次一个是主,那么在打破壁垒的时候,根本无法进行相互正视、平起平坐的交流,于是这个「打破次元壁」就会给人以“拿次凑主”之感,即“并入”,这能产生多少的正面作用?你资本既然不懂不了解二次元,却又生硬地把自以为的二次元的“美好”拿出来吸引不明所以的三次元。落得一方被曲解,一方被误导,还想着要赚到这两方的钱?这没有加重两方的隔阂就算你还余下那么点良心了。而「打破次元壁」,这个被滥用的概念不该作为一个噱头,或者说是把发展的科技反馈回现实娱乐生活的一个提高其质量的感知,它其实应该是作为一种一辈又一辈更迭的时代背景下的渗透入主流的文化氛围。想要达到这点,不仅要等待历史的行程,其实更得靠吾辈自身的努力啊。因为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展,从最初到现在靠的都是以各种小社群形成的团体的贡献。所以说回来,在中文VOCALOID这个圈子的商业化和对外的交流沟通方面,我更,应该说是我不得不把期望寄于外来的成熟的官方(CryptonFutureMedia)或是官方与民间的结合体(平行四界)其实我还是有更期待的啦,就是民间自我的商业化,也就是能把同人商业化后再次反哺同人并有较大的泛化能力的存在。

上一篇:山东:青岛公交加团举行2019年“青岛巴士杯”公交驾驶员节能技术大赛
下一篇:如何看待中国参与TPP成员国会议